花旗:内地房产股有望反弹 首选世茂房地产和龙光

记者 郑菁菁 

张震阳:刚好相反,从动机来讲,如果曹国伟有野心和理想,他从这个出发点做MBO,肯定找只想获得丰厚回报,没有任何产业操作意愿的,比如投资银行、投资机构的钱帮他做MBO,刚才我们比较主观的猜测到这笔钱可能来自更多产业欲望和资源整合的第三方,比如郭广昌或者陈天桥这种更有野心或者野心更大的人进入,这些有产业整合意愿的人进来之后,肯定会是新的老大,他是垂帘听政背后的人。在这样的状况下,曹国伟这批职业经理人和以前新浪的格局变化并不是太多,可能有一点点好的变化,以前可能董事会的声音非常多、非常杂,吵得他们自己也听不下去,没办法做下去,只能很勉强的维持平衡。现在如果已经有了一个真正强势的大股东在背后说我们就干这个,这个经营团队可能就能做得更加专注。如果曹国伟他们自己有很大的变化,从此以后经营团队当家作主了,前面的推断可能就不成立了,因为陈天桥和郭广昌他们目前的阶段,并不存在着一种我愿意借钱给你做,一点多亿并不是小的事情,而且对于新浪这么好的一个媒体平台以及目前来讲并不算高估值的一块肥肉,对他们这些企业家,有着很浓厚产业情结或者媒体情结的,因为包括陈天桥他们,媒体的运作很贫乏,也就意味着他们对这方面的资源有很强烈的意愿要来控制、猎夺、操控,我认为整个新浪的管理层依然是做职业经理人的团队存在,之所以现在以这种方式做,打个比方,陈天桥以前以偷袭的方式去并购,这个行为引起了整个经营团队极大的反感,有各种各样反抗的措施出现。也许他们迂回到现在,既然这样来偷袭你不愿意,我和你一起做这个事情,有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一拍即合。从曹国伟的经营团队来讲,和以前的区别只有好一些,没有更坏,因为已经够杂了,再多一个嘈杂声也无所谓,如果这个够强势,能够把董事会这些人压住,我们以后干活也只有一个声音,那是好事。从管理层的团队来讲,不管老板是谁,这样子进入,只要大家的利益能均衡,比如说CEO的奖金、工资不要降下来,能提高一些,对他们只有更好,没有更坏。陈星弼院士去世

消息人士表示,在过去数周中,一份500页的初步判决结果已经在欧盟27个成员国的竞争委员会之间传阅,以为此案的最后宣判做准备。2001年,AMD公司控诉英特尔公司采取了一系列不正当的竞争手段,而欧盟反垄断竞争委员会也随即就此事展开调查。欧盟委员会在2008年7月表示,英特尔公司给予了电脑制造商高额的销售回扣,以阻止这些公司出售安装AMD芯片的电脑产品。冉高鸣喷火

网易科技:我记得去年在通信展上采访陶总时还在展望2009年是什么样的,但没想打今年牌照的发放让中国通信行业前所未有地欣欣向荣,希望到明年这个时候的通信展能再请到陶总,来回顾2009年到2010年中国通信行业更多、更好、更特别的产品、技术及终端。延边发现野生紫貂

李旺:酷派从一开始最清晰的策略就是做中高端,我们改变了中国传统产业的宿命,物美价廉,或者做低端,代工,赚血汗钱,我们一开始的产品定位、营销定位,全部的定位都在中高端,所以酷派的客户群都是中高端,手机行业是一个金字塔,越往低端的越多,我们是从当年的中高端逐渐走向高端和超高端,作为3G时代的理解,中端的水平大概是零售价在2000块钱左右的机器,我们会从千元左右的3G手机到六七千元的手机提供最好的产品,最佳的娱乐、最好的智能……所以酷派会从中端千元左右的产品步向最高端,我们坚信酷派还是要服务于中高端群体,这是我们基本的使命和目的。冬奥会志愿者招募

百度手机助手、应用宝等搜索结果显示,某些盗版网络小说APP的下载量甚至破亿,最少的下载量也有几十万,各大应用商店的综合下载量至少数百万,App Store里这些涉及盗版的APP光评论量就有数千条,多的则早已破万,虽为盗版,其能力却远超大多数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广州马拉松

扫码分享到手机

  • 联通